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如何看猪肉价格“周期性波动”

2011-08-17 13:58:20 作者:xumqxiao 来源: 网友评论 0

眼下,生猪价又进入了新一轮“生猪生产周期性波动”,简称“猪周期”,此即业内普遍认为的生猪产业发展规律:猪肉价格大涨——存栏量大增——生猪供应量剧增——肉价下跌——养殖户大量淘汰母猪——生猪供应量减少——肉价再次上涨……
  
  2007年以来,猪肉价格先后经历了两次波动,猪周期时间缩短,约3年一个周期,且振幅加剧,猪价如同“过山车”。
  
  在这个“猪周期”中,养殖户并不如想象的赚得“乐翻天”,而生猪经纪人、肉贩以及消费者,也叫苦连天,似乎都受伤了。
  
  猪贵伤民,猪贱伤农。政府部门面对“猪周期”,往往两难,逆市调节会造成再一次的下跌,不调节嘛,消费者又有怨言。如何从根本上缓解“猪周期”,是个难题。消费者吃到味道鲜美的猪肉时,已经过生猪产业链的种猪养殖、生猪屠宰、猪肉深加工、饲料加工、以及猪肉销售等多个环节。日前,记者对这个产业链的一些环节进行了调查。
  
  今年以来,贵州省猪肉价格持续上涨,价格累创新高。
  
  7月份,贵州省每公斤仔猪、活猪、猪肉价分别为26.97、18.1、27.80元,同比分别上涨199%、84%、60%,环比分别增长15.8%、9.76%、9.79%。仔猪和猪肉价都创出了历史新高,活猪价也接近历史最高记录。
  
  贵州省农委畜牧处处长廖正录介绍,贵州省生猪价格虽大幅度上涨,但供应充足。6月份独山麻尾检查站的数据显示:当月从该检查站调出生猪近2.2万头。目前,贵州省生猪除供应本省外,还有一定数量销往外省。
  
  生猪、仔猪以及猪肉涨价的原因,廖正录认为有四:生产成本上升;能繁母猪存栏减少;受去年低温冻害的影响,生猪死亡后补栏不足;散户受去年低价的影响,生猪存栏和出栏都相应减少。
  
  养殖户:一头猪赚400元
  
  松桃自治县大兴镇继梅养殖协会会长唐继梅说,今年猪涨价,是预料之中的事。去年,养猪普遍亏本,严重挫伤了养殖户的积极性,邻近松桃的重庆市秀山、西阳,湖南凤凰、花垣等地,不少生猪养殖场、养殖大户经不起市场波动,大量淘汰了母猪,造成母猪存栏量减少,致使今年猪源明显偏紧,小猪仔价格猛涨。5月以来,松桃的仔猪价格,每公斤突破36元。一窝仔猪净利可达数千元,出栏一头肥猪,利润也在500元左右。
  
  贵阳市鑫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、养殖、技术推广、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农业龙头企业。公司董事长周阳忠说:“生猪涨价是去年价格过低的正常回归。按眼下的生猪价格,养一头猪,利润400多元,属正常利润范围。”
  
  清镇市红枫湖镇民联村的刘继昌是养殖散户,今年他总算是小赚了一笔。因不用请劳力,养殖时,除了用饲料,更多地利用自家种植的粮食、边角料等,刘继昌的养殖利润比较高,一头生猪毛利在600元以上。他一批喂养20头左右,一年至少出栏2批,因为猪价好,猪圈里的“成年猪”已及时出售,关在圈里的,是长势正旺的架子猪。
  
  贵州省农委的监测显示,目前,猪粮价比为8.04:1,处于贵州省生猪生产调控的绿色区域(正常)。通过对规模养殖场的效益分析,一头肥猪的平均利润为458元,最高519元,最低369元。这是养殖效益的合理回归,每头猪利润400元左右,是养殖的正常利润范围。
  
  中间商:进销价格透明
  
  30出头的赵祥鸿是遵义县人,是生猪经纪行业的“老把式”。
  
  “价格上涨,销量有所减少。”赵祥鸿说。22日凌晨3点多钟,他守在猪圈旁与肉贩讨价还价,40多头猪分两天才卖完。圈里剩下5头猪,个头均比较小,是昨天卖剩下的“拔脚货”,个体重只有80公斤上下,他以每公斤22.4至23元(去头去内脏的白条肉)出手,比前一天的均价每公斤下降了1元左右。“这一批猪,还要亏点。碰上跌价亏本很自然的,但只要不出现疫病,不碰上跌价,多少还是有点赚的。”赵祥鸿说。
  
  23日凌晨,他又以每公斤近24.2元的均价,售出了27头猪,而他从养殖场收购的活猪价为每公斤19.2元,以一头猪200元计算,每头价1932元。他介绍:活猪出肉率为75%左右。最近贵阳市对进入贵阳市场的生猪,每头补助30元,再加上每头60元的“点杀费”,一头猪可售2005元,每头猪运费10多元(因为是自己的车,只算油费和过路费),生猪进入屠宰场,要交车辆消毒费4元,每头猪要缴纳国税16元、地税10元,每晚要缴纳10元的场地消毒费,各种费用共计40多元,一头猪的毛利有30元左右。“我主要从养猪场拉货,养猪场对行情相当清楚,进销都比较透明,所以利润较薄”赵祥鸿说。
  
  内行人士介绍,一些从农村散户收货的生猪商贩,因农民信息闭塞,不了解市场动态,价钱好“蒙”,有的农民与经纪人交易时不称重,通过“估”来论价,农民不是见多识广的中间商贩对手,有时一头猪有数十斤“误差”,从而加剧了养殖和贩运之间收益的差距。
  
  一些农民养殖专业合作社,带领农民闯市场的能力也比较弱,所以养殖散户没有抱团议价能力,掌握不了猪肉定价权,在产业链中处于弱势。而中间贩虽然利润下降,但与养殖散户相比,的确是“稳赚”的时候居多。
  
  市场肉贩:精打细算
  
  53岁的叶淑珍,感叹今年生意难做。她已在贵阳市延安路农贸市场卖猪肉10余年。
  
  7月22日凌晨,叶淑珍同往日一样,凌晨2点多钟起床,3点多就到位于贵阳市乌当处洛弯的嘉旺屠宰场。叶淑珍在猪圈中穿梭,对生猪挑肥拣瘦,见到中意生猪,又细心地按按猪背脊,又摸摸猪肚皮。“太肥了不好卖,太瘦了也不好卖,要有肥肉,肥肉两指厚最好。”叶淑珍说。
  
  她看中了一头100公斤左右的猪,对方每公斤要价24.4元,她只出24.2元,就为这0.2元的差价,足足折腾了半小时,最终还是没谈拢。
  
  “才20来块钱的差价,算了。”记者劝她。
  
  “卖不出来。”在嘈杂的猪叫声中,她大声回答。
  
  经过将近一小时的折腾,叶淑珍最终以每公斤24.2元的单价,从一位刘姓经纪人手中,选中了一头100公斤出头的生猪。
  
  经过宰杀、烫毛等多道工序,叶淑珍购买的猪成为白条猪出了加工车间。去头去内脏后,白条猪重101.4公斤。点杀费、过重费、破肚费、加工费、检疫费、上车费,分别为60元、2元、2元、10元、3元、5元,共计82元,再加上22元的运费,到农贸市场摊位案板上,叶淑珍为这头猪支付2558元,每公斤单价已达25.2元。这时已是凌晨5点多钟,天大亮。
  
  晚上8点40分,叶淑贞和老伴清洗完搅肉机,才回家吃饭。让她欣慰的是,一头猪基本卖完。剩下的几斤“档油”,只有拿回家自己吃。当天赢利近100元。
  
  靠着肉摊位,叶淑珍夫妇要供一家四代6口人生活,房租750元,摊位费用500多元,加上一家人的生活开销,“只能赚个糊口,半年多了,一分钱没存下。”叶淑珍的老伴说。
  
  目前贵阳市场上的猪肉价格约为每公斤30元,比去年同期上涨了约50%。嘉旺屠宰场负责人介绍,眼下屠宰场内日均屠宰量为1000头上下,同比下降了20%左右。
  
  据省农委调查,目前,猪肉和活猪的比价为1:1.54,即购销差为54%。而去年同期,购销差达到81%,即眼下与去年同期相比,购销差减少了近30%,也就是猪肉零售利润减少了近30%。难怪肉贩普遍觉得利润低,赚不到钱。
  
  是以前利润高了,还是现在利润低了?出售一头猪,合理利润空间应该多少?这些问题很难给出明确的答案。
  
  猪肉销售:有待升级?
  
  松桃自治县蓼皋镇中坪村的裴正群夫妇,在县城贩卖猪肉有15年了。他们直接从乡下收猪自销,日均销猪3头。7月17日,售猪3头,下乡入户收购价每公斤21.4元,每头毛利160元,扣除运输费、宰前检疫和检后检验费、生猪宰屠加工费、税费等,从活猪收购到肉品销售,每头猪净赚90元左右,3头猪的利润共计270元左右。
  
  一天卖一头猪,赚100元钱,也只能糊口甚至糊不了口,而一天卖10头猪,哪怕一头只赚50元,一天能赚500元,利润就可观了。
  
  养猪行业的规模化、标准化水平在不断提高,而销售环节数十年不变,仍是一户一摊,日售一头猪的小农经营方式。销售环节能不能规模化、集约化呢?
  
  “黔五福冷鲜肉专卖店”已陆续在贵阳市的各大农贸市场开设分店15家。位于万东农贸市场的专卖店,占8个摊位的面积,两名服务员应对自如,而如果是8个零星摊位,则一天需要16个劳动力。据介绍,贵阳市民对冷鲜肉的态度,由排斥到认同到逐渐接受,冷鲜肉专卖店日营业额,也从几十元攀升到数千元。
  
  金阳行政中心附近的生鲜超市内,有一家“一道鲜放心肉专卖店”,标牌红底白字,十分醒目,店面整洁、案板干净,断断续续有人来购买猪肉。“这个区域虽然谈不上热闹,但居民素质高,吃肉讲质量,因此这个店的销量上升快,销量最多时,一天出售6头猪,平常也能销售2头左右。”鑫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周阳忠说。目前,加上农贸市场的分店,公司已在贵阳开设6家分店,“一道鲜”商标已注册。
  
  据了解,几年前,鑫源公司曾在贵阳市飞机坝农贸市场设专卖店,因单价低于一般肉摊,引起肉贩“公愤”,被赶出了市场。去年10月起,鑫源公司又陆续在南明区湘雅集贸市场等地开设专卖店,因“前车之鉴”,公司只能在优质上做文章,不敢降价。“因为是直销,有自己的产业链,每斤单价成本可降低0.5至1元,怕引起矛盾,不敢优惠销售。现在公司正改变销售战略,尽可能多地和超市联合,虽然进超市成本比较高,但自己有定价的主动权。”周阳忠说。
  
  不论是“一道鲜”,还是“黔五福”冷鲜肉专卖店,与一般的肉摊相比,其投入大,经营成本高,增加利润的唯一途径,就是增加销量。据了解,当前这两个品牌专卖店,总体尚处于亏本经营。
  
  北大毕业生陆步轩,是西安有名的“屠夫”,他的“眼镜肉店”,日销猪肉量,最高时达到14头,平均达到8头。
  
  据羊城晚报报道,日前,在广州海珠肉菜市场,一个美国“猪倌”领头在一个专卖店卖猪肉,专卖店肉价,每公斤肉价低于市场1至2元,引起市民排队购买。如果这样的专卖店开在贵阳,能否生存下来呢?省农委相关负责人说,作为政府职能部门,对养殖场开直销店、专卖店是大力支持,但市场的经营环境,则的确不是养殖者能左右的。
  
  业内人士分析,销售规模化,能解放劳动力,降低成本,有利于管理部门监督,肉市疲软的时节,也许正是猪肉销售向规模化升级的好时机。
  
  肉价影响市民消费
  
  松桃自治县兽医卫生监督员张峰介绍:肉价虽涨,肉品市场上销售量没受影响,与去年同期销量相比还略有增加。
  
  7月17日下午5.30分,松桃县城农贸市场的80多个肉摊上的猪肉,已所剩无几,零星几个尚未卖完的摊位,肉价并不降。正在农贸市场买肉的张女士说,“大多商品都在涨,肉价上涨也很正常,该买还得买”。
  
  而贵阳市的一些农贸市场,肉贩的销量有所减少,平均减少销量3成左右。
  
  在万东桥农贸市场的70多个猪肉摊位,有7个摊位保摊停售,肉贩外出从事其它业务。
  
  “因市场肉摊位多,几个摊位休摊,并不影响市场的正常供应,缴费保摊,并不是今年的特有现象,往年的淡季,也有这种情况。”万东农贸市场管理办公室王主任说。“今年因肉价上涨,市民的消费结构也有所变化,转而消费其它肉类品种,猪肉的销量减少。”
  
  7月23日,贵阳市行政中心附近的生鲜超市里,在“一道鲜”专卖店买肉的周女士说:“现在生活水平高了,全家人对吃肉不是很上心,一盘菜炒肉,往往是菜吃完了,肉还在,肉的功能,变成了佐料,肉价虽然高了点,但还不至于影响生活。”
  
  20多岁的陈新来自黔西县,在贵阳当“背篼”。7月24日傍晚,在鲤鱼村农贸市场转了几家肉摊后,下决心以每斤8元的价钱,买了2斤“嘈头肉”,因生意较清淡,肉贩把淋巴结割得干干净净。“好几天没吃肉了,买点回去开荤,不吃肉没力气,呵呵。”肉价上涨,对低收入人群,生活质量造成一定影响。
  
  应对措施:稳定生猪生产
  
  7月1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,将加大生猪生产扶持力度、加强生猪公共防疫体系建设、强化信贷和保险支持、加强生猪等“菜篮子”商品生产、流通、消费领域的统计、监测和分析,及时掌握生产状况和市场变化。
  
  据了解,贵州省也将落实中央的相关政策,采取多方面措施,稳定生猪生产。实施能繁母猪饲养补助奖励政策,对25头以上能繁母猪存栏的规模养殖场,按不同层次给予一次奖励;加大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建设项目实施力度;加快乡镇畜牧兽医公共服务体系建设进度;继续实施生猪产业化扶持政策。
  
  贵阳市在对调入定点屠宰场生猪,每头补贴30元基础上,将利用生猪屠宰龙头企业的优势地位,稳控批发环节白条猪出场价格,从而稳控猪肉市场零售价格。
  
  贵阳市物价局将对涉及生猪饲养、屠宰、销售环节收取的生猪检疫、消毒,以及对定点屠宰场收取的排污等费免收5个月,以缓解猪价上涨压力。
  
  据悉,由农业部门按3元/头收取涉及生猪饲养、屠宰、销售环节的生猪检疫费已于8月初取消。环保部门按0.5元/头的标准收取的对定点屠宰厂(场)收取的排污费,也在取消之列。每头猪的屠宰费至少减少3.5元。
  
  7月底,铜仁地区已召开了能繁母猪补贴工作会议,下发了《铜仁地区关于做好2011年能繁母猪补贴工作的通知》,对能繁母猪补贴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。
  
  由村级动物防疫员和村干部密切配合,铜仁地区各地畜牧部门正深入村组、农户,对养殖场(户)能繁母猪的实际存栏数量进行逐场逐户核查,填写能繁母猪统计表,落实能繁母猪补贴政策提供详实依据。
  
  一个现象:贵阳市场母猪肉减少
  
  一些业内人士透露,贵阳市的母猪日均上市量,在300至800头之间。以前,一个肉贩卖出一头母猪,利润在500元以上,而因为猪价上涨,市民买到母猪肉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。
  
  一方面,随着猪价上涨,养殖场(户)轻易不淘汰母猪,导致上市量减少。另一方面,通过育肥的母猪,单价与正常肉猪相比,每公斤差价只有两元左右,没有了高额利润,肉贩不愿意冒风险销售母猪。
  
  2008年8月国家实行的《生猪屠宰管理条例实施办法》规定,“生猪定点屠宰厂(场)屠宰的种猪和晚阉猪,应当在胴体和《肉品品质检验合格证》上标明相关信息。”也就是说,要明白销售,挂牌经营,而让消费者花正常价钱吃母猪肉,就是一种欺诈行为。
  
  在松桃县城的农贸市场,母猪肉和正常肉猪,通过猪“身上”的蓝色和红色印章区分,收效不错。
  
  一个话题:产业扶持何时出手?
  
  猪肉消费量,占贵州省城市居民肉类消费的72%,占农村居民肉类消费的90%,是贵州省城乡居民肉食消费的主要品种,保持生猪的稳定生产与百姓的生活关系重大。
  
  对养殖者扶持,是在涨价时还是在跌价之际,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。
  
  2007年,生猪大涨之时,国家也出台一系列政策,包括能繁母猪补贴、能繁母猪保险补贴、生猪养殖大县奖励等扶持措施。之后,因养殖量增长,又迎来新一轮猪价下跌,生猪生产又陷入了“萧条”,一些补贴政策也不了了之。
  
  据介绍,在猪价下滑时期,松桃为防止生猪价持续下跌,采取多项措施应对,确保了生猪稳步发展。为防止养殖户因养殖亏本宰杀母猪,县政府加大财政扶贫资金投入和政策扶持力度,对养殖场、养殖小区、养殖大户、养殖散养户采取多项政策扶持。即对引进优良猪种每头补贴500元至800元;每年出资1100万元,对规模养殖场和养殖户出栏的仔猪,实行保价补贴收购;对规模养殖场、养殖小区实行10万元至20万元的建圈补贴等。
  
  据统计,2009至2010年,扶持生态畜牧业的各项惠农资金达到5000多万元,通过一系列扶持政策,确保了全县生猪生产的健康发展。
  
  前两年,相邻重庆、湖南交接地带的养殖户,经不起市场波动,大量淘汰母猪,造成母猪存栏减少,致使今年猪源明显偏紧,仔猪、肉价猛涨。松桃养殖户有备应对,抢得了商机。目前,从松桃销往省外的仔猪和育肥猪,每天仍不少于500头。
  
  据了解,整个铜仁地区在生猪养殖低迷时期,持续补贴生猪养殖业,使生猪养殖业相对健康稳定发展,规模化养殖水平在全省处于前列。
  
  加大对养猪产业的扶持,到底应该在猪价下跌之际还是涨价之时?这些问题,也难以有明确结论。
  
  眼下仔猪价居高不下,一头25公斤左右的仔猪,售价高达上1千元,此时进场,对于散养户来说,潜在着风险,而对于自繁自养的养殖场(户),成本增加不大,是发展的好时机。
  
  后市预测
  
  贵州省农委专家分析和预测,目前生猪生产处于“双高”境地,即生产成本高和市场价格高,全省仔猪平均单价已连续4个月高于活猪价,玉米价格自2010年以来,一直保持在每公斤2元的高价位运行,这两项主要成本的居高运行,助推活猪及猪肉市场价格上扬,在“双高”压力下,贵州省部分散户出现弃养现象。
  
  6月份,从4个生猪监测县数据显示,40个监测村养猪户数环比下降2.9%,生猪存栏环比增加2.2%,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加近0.5%,生猪出栏环比增加3.3%。
  
  近年来,全省生猪养殖规模化程度虽有所提高,但年出栏50头以下的饲养散户,仍占养殖户比重的99%,其出栏量占全省出栏量的84%。部分散户弃养,对全省生猪生产将产生一定不利影响。
  
  在“双高”及部分散户弃养压力下,目前生猪出栏没有增加的趋势,因此活猪价格下行的可能性不大。预计贵州省生猪价格将维持持续走高趋势,到明年上半年才会有所回落。
0
顶一下
0
踩一下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最新图片文章

最新文章